位置:主页 > 申博头条 >沿用“前朝旧臣”美国人不懂的中国政治学

沿用“前朝旧臣”美国人不懂的中国政治学

一朝天子一朝臣,中外皆然。尽管如此,西方民选政治下的官员换届实在是无多少精彩可言。以西方世界的“带头大哥”美国为例,四年一度的大选结束,白宫内的关键岗位会毫无疑问的被新总统信得过的自家人占领瓜分,一个也不会留给外人。但是,等老总统任职期满,新总统登台上任,所有这些人都得统统滚蛋,另谋出路,一个也不会被留下。

中国的情况就完全不同。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除非一个王朝被推翻,老皇帝的生死去留,都不会产生西方民选政治的这种“头羊效应”。新皇上位也会进行一些人事调整来巩固权威或施展抱负,有时候甚至还会出现相当大的结构性变动,但是因为天下始终掌握在皇帝自家人手里,新皇帝上任也懒得去彻底折腾,满朝文武和地方高级诸侯的变动再大,也基本上会有个稳定底盘,不至于像改朝换代一样彻底沦陷。在很多朝代,前朝老皇帝倚重的重臣、能臣,甚至是奸臣,基本上会被原样留存,整个高层政治的班底,都没有进行大的调整。

这样的好处是皇家政策可以基本保持稳定,不会出现大的翻盘。不好的地方也显而易见,一是容易产生一些尾大不掉的老资格大臣,成为新君施政改革的阻力,搞不好还会夺了皇帝的位置,二是容易在朝堂形成一些盘根错节的政治势力,各帮各派互相勾连,进行政治交换或利益输送,形成朋党,也就是现在说的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三是各帮派会互相夺利斗争,降低整个国家的行政效率。

一般情况下,对于高层帮派的夺利斗争,新皇帝表面反对,内心却相当欢喜。因为这种具有原始丛林政治色彩的夺利斗争,就是现代政治上极为重要的分权制衡,尽管可能造成行政效率损失,但却能有效制约各派权力。所以我们看高明的皇帝,不仅不制止帮派斗争,还会想方设法故意促成帮派,挑起帮派斗争,再把帮派斗争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然后皇帝再往中间一坐,这帮强了抽几耳光去帮另一帮,另一帮强了也抽几耳光再去帮这一帮,结果是各帮各派都要看皇帝脸色,唯皇帝马首是瞻,皇帝的权位自然无人能撼动。

但是,对皇权政治的另两个缺陷,新皇帝绝对不能容忍。通读中国政治历史可以看到,有多少前朝托孤重臣,要幺成了新皇帝巩固自身权位的牺牲品,要幺成了新皇帝杀鸡骇猴的刀下鬼,而且一般的规律是,越是想奋发有为的皇帝,越喜欢消灭前朝权臣,越是在前朝位高权重的大臣,在新朝廷送命会越快。当然了,那些在前朝位高权重、又陷入了党派政治泥坑的权臣,会以最多的速度被皇帝取命。这样的案例,在历史多的实在已经不胜枚举,就是在当代政治中,也不缺乏这样的多起典型案例。

原因无它,就是因为这些权臣威胁到了皇帝权位,或者具有了威胁皇帝权位的潜在实力。要知道在古代封建社会,就算你没有威胁皇帝皇位的行动,也没有威胁皇帝皇位的企图,只要你拥有了可能威胁皇帝皇位的实力,也是可以按照已经有了威胁皇帝皇位的行动或者是有了威胁皇帝皇位的企图来严加惩办。所以,权力制衡这个东西,在封建专制社会你和皇帝根本没得谈,谈了也是白谈,搞不好还会因此而送命。因为皇帝要的是对你的单方面制衡,是你的顺从,你硬要把这个规则拿着往皇帝头上套,惹皇帝闹了,起了疑心,他就要你的性命。

中国有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历史,从秦始皇开始,整个国家、整个国民都在皇权政治下浸淫了两千多年,而且中国又是个非常讲究历史传承的国家,数千年文明都没有断裂,所以这些政治文化,数千年来,都在老树新生般不停生根发芽,枝蔓开花。对于中国古代的这些历史,一般中国人都相当熟谙,就算是不参与政治的普通山野百姓,谈起来恐怕也不会陌生。但是这些东西,对在民选体制下晃荡了两百多年的美国人来说却非常陌生。就不要说和一般美国人谈起这些事情来好像是对牛弹琴,就是对美国白宫、国会的政客们讲,要是不举出几个大家耳熟能详的现实案例,他们也经常会无知般瞪大吃惊的眼睛。有意思的是在美国的私营企业里,同样的商业管理文化和中国历史上的高层政治文化完全是异曲同工。

有调侃说,中国的政治才真正叫政治,美国总统要是来玩,分分钟都会被玩死,这绝对不是夸张。美国才两三百年的历史,而且从美利坚合众国一成立,就建立了目前这种“三权分立”的政治模式,中国政治的这些门道,却已经被修炼拔高了两千多年,这里面那些不可言传的精妙,他们哪里能懂噢!

本文摘自东网,作者牛白羽为中美政治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