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申博精彩 >高仁:今年五月不太热

高仁:今年五月不太热

【5月29日讯】五月初,江氏游泰山搞的民怨沸腾我只莞尔一笑,因为那家伙文不能治国、武不能安邦,顶多就附庸风雅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接着北大有个姓张的教授大放厥词说章子怡可以超过一万本孔子的功效云云,我就有点把持不住了,中共把孔庙砸了之后才来大言不惭宣扬孔子是圣人还责怪不及一个戏子章子怡了。虽然我知道,张氏是故意在大众媒体面前影射中共的愚蠢,但影射也得找个好的物事,非得用个戏子幺?

接着,某些人譁众取宠搞什幺裸体行为艺术,还要讨论什幺生殖器是不是艺术品,我也哂之,上帝造万物何等精妙,一沙一石皆有玄机,你几个望着人类的生殖器产生诗情画意也不足为奇。但几个跟蹤高智晟律师的几个女警察也漏出大半截肚皮儿来招摇,我就急了。我不是替女警们着急,因为她们根本就没让人着急的理由,中共统治下的人们的构思总是那幺出乎意料由来已久已让人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我是替高智晟律师着急,我怕高律师突然被中共如此弱智的幽默给笑倒了。高律师,你千万要挺住,笑一下无妨,可千万别笑倒了,你倒了,可是庶民的损失、中共之福了,说不定正中中共的下怀呢。

接着,文人抄袭成风、苏州人要把端午节祭伍子胥而非屈原并申请文化遗产、佛山军警联合防暴演习以讨工资不得的民工为假想敌的饭后谈资就略过不提,已到五月末了,俺想,这下可以清静一会了吧;谁知,北京传来了好消息,为了进一步保障社会主义人权,北京市人大拟制定条款,对信访人以自杀相威胁的行为,将追究刑事责任。我实在坐不住了,说什幺也得麻烦一下自己的思绪。

我琢磨着,人死了,还追究任何责任都是多余的,中共的智商不至于低到如此地步吧。特定是为了防止自杀未遂和为达目的而以自杀相威胁的假冒伪劣行为。北京人民政府的意思是,要自杀就得来真的、要自杀就得成功不能成仁,否则,北京人烦着呢。进一步的意思是,只有北京这儿才有这法律,各省直辖市还是允许自杀的并不会追究刑事责任。这与胡景涛的不准人民到京城上访以及要求地方政府必须自消信访冲突否则唯地方政府是问的双管齐下的政策如出一辙,只不过,是法律与政策的区别而已。法律可是很威严的哟,一旦制定,可比政策更有实效。那造成他人自杀的罪魁祸首是谁呀?是不是就是制定政策和法律的那帮人哪?

据说,这个五月不太热的原因是三峡大坝造成了多雨天气导致空气有些湿润,并非人为因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